民风网
民风网
民风概略

奉天承运 盛京沈阳(三)濊貊与东胡之文脉

文章来源:民风网 更新时间:2020-05-10503

四平街鼓楼

文/萧文   照片/来源于网络

一个城市的脉象,不是她的楼有多漂亮,街道有多宽敞,布局有多整状。而是文脉有什么样的光芒,心性有什么样的光亮。

当你步入沈阳中街,走进1908,能看到现代商业的繁华,感受百年物化的风雅。大部分人往往会忽视脚下:你踏入的,至少是6层的文化堆,走进的是千年前辽国粮仓古垒,一场大火的纷飞……

“古人不见今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”对今天的人们来说,看到的往往都是物化的形态,看不到的是赋予脉动情怀。就如同我们所走的路,有多少人能意识到,“它从远古走来,每一寸土都是心性承载。”

象由心生。单于个体,群于城域,皆于此。一个城市的韵律,是透彻于市民骨子里的灵性在生态、业态中的共鸣。一半原生性(家庭、族群)传承,一半社会性相融,即生态与业态的共鸣而相通。在南方人心目中,北方人义气、彪悍,主要来源于前者。因为,家庭与家族的传承,都是心性中最本真的一面,而这一面又是祖祖辈辈生存发展积淀,代际熏染,以及防止后人陷入自己的“悲哀”而监管。是一种适应生存的最朴实的教育,伴随着家庭家族的繁衍,而血脉相传。

三、有根脉象

时光倒流三千多年以前,呈现在这里的是沃莽无边原始自然。应当提及的是穿行于这片土地上的濊貊(huìmò)、东胡、肃慎三个古老民族。

濊貊人,耕狩交融闪光芒

适者生存。早期人类为生存而抱团取暖,形成群落。适应环境不同,有的不断迁徙,有的早早定居。两个隔海想望的部落,一个习水善耕,一个奔袭狩猎,看似互不粘边。却为求生,相互交融。这就是濊族与貊族,合称为濊貊。

濊族,夏商时山东半岛的东夷,商王朝朝贡部落。以农业城栅(zhà竹、木、铁条等做成的阻拦物)常态于农耕。周灭商,中原地区封于西周王室贵族与功臣。作为被征服者便随商遗部外迁,到达古青州(河北),又被迫东进而南下,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栖息之地,最终定居东北松嫩平原,是早期承载中原农耕文化进入东北的民族。他们沿海江河而居,依平原而耕。在繁衍中,劳作范围也在扩大。战国时期,南起朝鲜半岛,西与燕邻、北与辽河流域肃慎接。濊族以农耕为主,渔猎为辅,黍(shǔ,是一种粮食作物,与稻类相似,俗称黄米)是主要粮食作物。濊族繁衍多支,浑江(位于吉林境内鸭绿江一支流、又沸水)流域的高夷(后来沸流国)、大同江(朝鲜半岛西北部)中下游的良夷(古朝鲜人,乐浪人)、朝鲜江原道的东濊等。

貊族源于蒙古草原的游牧民族,向南迁徙而定居于现在的辽宁与吉林境内。有大水貊(鸭绿江域)、小水貊(丹东境内的瑷河)、梁貊(吉林通化的集安与辽宁新滨之间)之分。貊又叫貉(mò,同“貊”,东北古老的类似于犬的动物)。历久生存,繁衍多支。有九貉、蛮貉、胡貊之说。说明貊族之名是祖祖辈辈狩猎,崇尚貊这种动物或与貊有着某种美丽机缘。不同群落名称,一方面是繁衍到达区域的地域符号。另一方面也有可能融合于其他狩猎原始群落而改变。

濊和貊这两个语言互不相通的民族,不管是谁先来谁后到,总之起于各有“地盘儿”,互不争食,而互无冲突。但耳闻目染,你吃肉但居无定所很危险,你吃黍但老婆孩子屋里暖。互生羡慕,互有不足。本能与智慧,两种生态实现互补。由物物交换起初,相互交好互助,相互补充成熟,合成一群成一族,逐渐糅合成渊源不同而目标一致的族群大联盟、强大的濊貊族。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,他们的族群由壮大而分支,由分支再壮大,各有命名成族又联盟,占据了沿海并向内陆拓展的大部分海江河区域,以及有着优势生存资源的地方。一度在辽东与辽南地区环黄海、渤海岸边及内陆平原,建立了夫余、沃沮、高句丽和百济政权。

秦汉之间,生活在松嫩平原上的濊貊族的北支、著名的九夷之一的索离族,以饲养猪、马、牛等大型家畜见长,逐渐强大起来,建立了“濊王国”,取凫臾(fú yú,洛鸟,俗称野鸭子,扶余族的图腾)名,中原王朝译为夫余,后改扶余。历经汉、三国、晋至隋唐,相互争夺兼并,先是大部分扶余人与高句丽融合,少部分融入靺鞨。大约公元690年左右,高句丽被靺鞨粟末部吞并建立渤海国。大约公元900年以后,这片土地上的各群落被靺鞨人的一支靺鞨黑水部(肃慎一脉)和东胡鲜卑的室韦诸族(中国古代东北民族。又作失韦,或失围。北魏时始见于记载。源于东胡鲜卑,室韦与契丹同出一源)所吞并。从而,濊貊族群落人员,绝大部分被东胡鲜卑与女真(肃慎)吸纳,成为后来活跃于东北包括蒙古高原南侧这片土地上的重要力量。

濊貊族,作为农耕、渔猎、骑射、驯养等农牧渔猎文化的承载,在东北这片土地上,历经一千四五百年的繁衍生息,已经把这种“文化集合”深植。可以想象,荒芜人烟到沃野片片、遍及炊烟的转变,这本身就已经是厚厚的文化积淀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在不停地以身示范、口耳相传和物化感染,不因联盟的解散、归属变幻而中断。相反,在勃勃的脉动中生机昂然,伴随新生态的建立与发展,焕发出新的光辉与灿烂。

⒉ 东胡(契丹)人,铁契丹书誓图强

这是一个缺乏生存资源的边缘民族,历经磨难,越挫越勇。这是一个几近灭亡的民族,一息尚存,东山再起。这是一个崇尚中原文化的民族,追求汉制,封姓铭志。帝封刘、帝后萧,以刘邦、萧何为范例,追求无为而治。因而,在古时的中国东北,它第一个踏入“边缘崛起治中原”轨迹。

这是一个啥样的民族?让“萧太后”家喻户晓,让中亚、西亚与东欧等地区不知有宋、只知“契丹”而成为“中国”的代词,影响至今。

契丹人

【编者注】自远古始,适者生存,“群”、“众”是人类生存发展的策略。应对凶猛野兽、外族侵袭,合力劳动获取资源,以保生存,保安全。至今,没有人可独活。并蓄成“群”、兼容成“众”,“群众”构成部落、群落(部落联盟)。兼容并蓄出现即文化起源、人性文明初始,人类祖先无一例外起点。这是现代人搞好“关系”的根源。如上文提到的濊貊族,看似两个完全可以不交际的部落,因此结成联盟,直至通婚化同。

东胡,“古族名。因居匈奴(自称胡人)以东而得名。” 是部落联盟的称呼。史料载,东胡是东北的古老游牧民族,是包羲太昊伏羲氏后裔的东夷蒙国包豕韦北迁后、与胡人融合为部落联盟的称谓。自商代初年到西汉,东胡存在大约1300年。期间经历了东胡——鲜卑、乌桓(受制于匈奴,乌桓在三国时灭)——鲜卑独立族群三部(十六国时建立多个政权而分慕容氏、乞伏氏、秃发氏、吐谷浑氏、拓跋氏、宇文氏、鲜卑化高氏等多支)——鲜卑慕容部赛保机支——契丹族(兼并融合宇文等鲜卑多部)。东胡为契丹族人的宗族群落。

春秋战国,东胡于燕国(燕山区域)以北。因生存资源,与中原争夺。后被燕将秦开击败,后退千里之外,落于现在蒙古高原及辽宁部分区域。秦末,东胡日衰,被匈奴吞并。至此,“东胡”名称终史。部族之人,一部部退居乌桓山(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以北,即大兴安岭山脉南端)为“乌桓”,建安十二年(207年),乌桓的最后一任大单于蹋顿在白狼山之战中被张辽斩杀,族人分别被汉、鲜卑、铁勒(北方古代民族)等同化,乌桓一支终史;一部退居大鲜卑山(大兴安岭北侧)的称“鲜卑”,受匈奴管理。

公元45年,鲜卑族人跟随匈奴与中原作战。此时,鲜卑才作为民族实体被中原王朝所知。匈奴分裂为南北两部后,鲜卑族开始摆脱控制。公元85年和公元87年,鲜卑族两次攻打北匈奴。公元91年,衰落的北匈奴被迫迁往中亚,鲜卑族趁机占据蒙古草原。东汉桓帝时,约公元160年左右,檀石槐(东汉时期鲜卑部落首领投鹿侯之子)统一鲜卑各部后,对鲜卑群落分三部分管理,右北平以东为东部,右北平到上谷为中部,上谷以西为西部,各置大人(官职)管辖,这三部直属檀石槐。

公元304年-439年(十六国时期),鲜卑族三部(联盟)下的各部族建立众多政权。至此,鲜卑分为慕容氏、乞伏氏、秃发氏、吐谷浑氏、拓跋氏、宇文氏、鲜卑化高氏等分支,其政权先后持续近三个世纪。慕容氏(部)鲜卑衍生契丹族建立了辽国。

契丹族,始祖父系祖源是慕容氏鲜卑人赛保机,母系祖源是宇文氏部落首领女儿额玛。赛保机,先祖是鲜卑三部的中部(右北平到上谷为中部)大人慕容七世孙。其成族的简要历程:

慕容的四世孙莫护跋,于238年随魏国大将军司马懿讨伐辽东公孙渊(三国时辽东地方割据军阀),因其战功,受封“率义王”,驻守棘城(今辽宁省义县西)之北;其六世孙涉归,继任部落首领后,将居住地从棘城迁至辽东郡(今辽宁省辽阳市)之北,晋朝封为“大单于”。需要着重叙述的是,涉归注重对儿子的教育,尤其注重中原文化的传授,四个儿子,一个庶子吐谷浑,三个谪子若洛廆、赛保机、赛季玛,素来感情很好,有礼有让。个个大格局,胸襟开阔,文治武功,出类拔萃。但根据传统,其位只能由谪长子若洛廆继;若洛廆(慕容七世孙)接任部落首领后,追思先祖,遂以“慕容”为姓,立家族为“慕容氏”,自己改名“慕容廆(wěi)”。其儿子慕容皝(huàng)接任慕容氏鲜卑部落首领,建立了前燕国; 吐谷浑、赛保机、赛季玛三人才华不逊于若洛廆。为避免兄弟间矛盾内讧,反目成仇,便与慕容廆商议出走自立门户。吐谷浑(283年)率其父涉归赐予的700户(所部),以及赛保机、赛季玛,西迁到今内蒙古自治区阴山一带。285年建立吐谷浑国。313年左右,又从阴山南下,至陇西之地枹罕(今甘肃省临夏),定国于此;赛季玛(涉归的四儿子)与大哥吐谷浑分开后,又与三哥赛保机分开,与老哈河上游(河北北部)一鲜卑部落首领女儿成婚定居,其后人建立了库莫奚国。

赛保机独自骑着白马沿土河(老哈河)北行。出现了契丹族的青牛与白马(图腾)的传说,在老哈河(古称土河)、西拉沐沦河(古称“潢河”)汇流处,遇见骑着青牛的宇文部鲜卑部落首领女儿额玛。一见钟情,留于宇文部鲜卑群落。之后,发生军事,赛保机指挥群落留守老弱抗击强兵而大胜,其杰出才华折服全部落。首领将女儿额玛许其为妻,禅让首领位于他。

这就是慕容氏六世孙涉归四个儿子支脉建四国的史实。其中赛保机支建辽国,势力最大。

赛保机充分施展其文治武略,把部落治理的井井有条。部落领地和势力范围不断向外扩展,先后征服东北方的悉万丹部、东方的何大何部、西方的伏弗郁部、北方的羽陵部等四个部落。收服了西南方的匹黎尔部、西南方的叱六手部、南方的日连部三个部落。约在公元315年前后,其麾下八部(群)落推举赛保机为可汗,称“奇首可汗”,确定了部落联盟的名称,叫做契丹。也就是史籍中所说的契丹古八部联盟。奇首可汗在老哈河与西拉沐沦河汇流处建立了奇首可汗城。对此,《辽史》记载,“潢河(西拉沐沦河)之西,土河(老哈河)之北,奇首可汗故壤也。”同时,所属各部落也着手建设城池,消除防御之虚,应对外族侵袭。契丹族的后人,把统治中心发展至西拉沐沦河以北,先后建立大贺氏联盟、遥辇氏联盟。经过600余年的奋斗,公元907年,奇首可汗的后人耶律阿保机建立了契丹(辽)国(公元907年—公元1125年)全盛时,疆域东北至今库页岛(黑龙江入海口的东南),北至蒙古国中部的色楞格河、石勒喀河一带,西到阿尔泰山,南部至今天津、北京全境,河北省霸县、涿州、山西省雁门关一线与北宋交界,与宋朝形成南北对峙之势。

契丹崛起势不可挡,宋朝屡次战败于契丹,听闻契丹来袭,不寒而栗。面对强大的对手,宋朝一方面小心应对,不敢怠慢,另一方面强根固本,抚民以安。契丹牵制中原长达160余年。期间,通过澶渊之盟,宋主动与契交好,以纳贡换和平;此后,辽又与摇摆于宋辽之间以图存的西夏(疆域为今宁夏、甘肃、青海东北部、内蒙古西部以及陕西北部地区)结盟,形成辽宋西夏三朝鼎立之势。为各方赢得了一百二十年和平。三方在相互抵防中,强化自身发展。这一个多世纪的太平与涵养式发展,在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,尤其对北方,拉近与中原的距离,其意义非“里程碑”能表述。

契丹王朝经历9帝,辖治209年。行政上设府、州、县三级。共有5京、6府,156州、军、城,309县。实行“本族之制治契丹,以汉之制待汉人”的因俗而治,首开古代“一国两制”。对战争俘虏人口,安排适合农耕区域,设军治,依汉人习俗,各取所长,发展农业生产。此时,大部分官名及职掌沿袭唐制,并参照五代和宋朝的官制,官爵与食邑户数配套。

农耕文化空前发展,农业发展环境空前改善。契丹实行一系列如“新开田十年免赋税”等奖励农耕政策,推广中原农业技术,巩固扩大粟、麦、稻、穄以及蔬菜瓜果等作物种植。并引进异域品种、研究驯化技术,如回鹘的西瓜、回鹘豆等,成功大面积种植。鼓励生产交流与合作,如契丹人善养殖,蕃汉人善种植,相互推广,“蕃汉人户亦以牧养多少为高下”。辽代的冶铁业发达,铁制的农业工具、炊具、马具、手工工具亦不逊于中原。陶艺受唐代影响,白釉、单釉和三彩釉瓷以及宫廷所用的官窑器物,成为当时贸易中的抢手货。包括制瓷在内的鎏金、鎏银、染织、造马具以及造纸等手工业门类齐全,工艺精湛。契丹鞍与端砚、蜀锦、定瓷更被宋人评为“天下第一”。辽朝的区域风格物产,成为贸易主体而大量输出,通达而超出中原范围至欧亚其他地区。这就是“不知有宋、只知契丹”的根本原因。

契丹在效仿汉制的同时,把握其理。崇尚推广儒家文化,皇室贵族研习《贞观政要》、《论语》等。立国子鉴,建孔庙,府、州、县设学,传授儒家学说。引入中原道教及道家思想,对皇室影响较大。契丹以“诸夏”自称。文学作品有诗、词、歌、赋、文、章奏、书简等各种体裁。辽朝绘画作品以草原风光和骑射人物见长,不乏卓有成就的画家和大量优秀绘画作品。雕塑刀法遒劲,栩栩如生。建筑艺术体现于佛塔和佛寺。辽朝散乐受汉室影响,融合契丹族民间艺术,形成类似宫廷音乐的形式。《辽史》中记载,演奏乐器有觱篥、箫、笛、笙、琵琶、五弦、箜篌、筝、方响、枝鼓、第二鼓、第三鼓、腰鼓、大鼓与拍板等。散乐由12人组成,是一支完整的表演(规制)队伍。辽朝的医药久负盛名,医生直鲁古(915年—1005年)撰有《脉诀》与《针灸书》,其中的治疗方法至今仍应用在临床实践中。

如此,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,生产力与生产关系,民力与国力都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。尤其是以契丹与汉人为代表的各古群落族人,在生产生活的交流中融合。到辽世宗时,进行一系列改革,如废南、北大王,成立南北枢密院,又南北枢密院合并,形成一个枢密院。这一系列改革,使辽朝从部落联盟制转入中央集权制。到辽圣宗时,统一法律,契丹人用汉律来断,标志着因俗而治到汉化一体的根本转变。

一个当初在中原人看似“不起眼儿”的游牧民族,能建立发展成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制的帝国,牵制中原王朝一个半多世纪,凭什么?毋庸置疑,文化之长,文脉之深,文明之优。这也是沿习口耳相传、以身示范、民俗熏染、民风通融、代际传承完善、代代丰富发扬的路线,一路走到今天,对中国北方影响深远之根本。

自西周前散落边夷,春秋稍成名气,经过十五六个世纪,一直在北方恶劣环境夹缝里生存,一路奔袭,一路被排挤,一路被蚕食,时而卑躬屈膝,时而又不卑不亢。一个“卑”字,伴随繁衍生息,让这个民族凝练的全是坚韧与倔强。斗智斗勇,从未认怂。只要一息尚存,必求雷霆万钧,从不放弃显尊。同时,睿智的契丹先民,尤其是慕容氏宗族,早早就注意到文化差异造成屈辱。要想后人显尊,必师汉融蕃更人文。此为慕容家族兴盛的根。借助汉封的有利条件,以汉文化熏陶其族,尤其是后世子孙,自幼打底蕴,成长有文本。这也是其后人一脉多建国,其六世孙涉归四个儿子皆出众、契丹一脉成大气、大辽汉化很彻底的概要所在。更是“契丹”名称的由来。

刘邦的丹书铁券

汉高祖刘邦的丹书铁券

契丹的强大,本质上不是军事上的强大,是“契丹”二字文化、文明理念上强大。不雄起誓不罢休的气节深入骨髓,领袖者深入汉化依律而为,效仿刘邦王道、萧何理政之条理,“铁契丹书誓图强”,并蓄兼容霸无疆。因而,在治国理政上,注重民族发展,注重民生建安,注重拓土开疆,追求自己“太阳化身”(传说耶律阿保机母亲时梦见太阳落腹而生他)的梦想。因而,“因俗而治”,让 “燕云十六州”(宋辽边境)、国内蕃汉各民族都稳稳当当,安心生产生活与相互效仿。不仅如此,其通过贸易,与外修好,让契丹游牧文化、汉家文化、渤海多元文化相互融合,引进西夏西域文化以及华夏域外各国的文化的与本土多元碰撞交融,形成前所未有的民族大融合。不仅让契丹人渐渐淡去“王族”观念,与汉蕃通婚化同。而且扭合积淀,形成可柔可刚、可沉可朗、可江湖大碗、可礼仪四服、可义气憨爽、可分毫不让等多极化的品格特征,这也是目前东北“面冷心热”两极化性格特征(暖可不计前嫌而瞬间朋友一家,寒可坚如磐石而必争高下)的历史渊源。

契丹,在其宗脉倍受中原汉人歧视长达二千多年的环境中,一路融合散落古少数民族群落,一路发展壮大,成为历史上多民族融合的典范。到公元1111年,户籍人口达到140万户、900万人。其与后来的金、元、清三朝皆有不同。其接受三皇五帝古朴的“以民为本”理念不声而为,更加彻底,而且步入以相互尊重并立、相互交流整合、互促互进自然融合、通婚合脉融入一体的脉络。遵循生产关系的量变达到质变的节点时,适时实施中央集权,强化中央调度与掌控,步入遵循民意民心所向、民力国力图强共鸣崛起的路径而日益强大,用这种力量牵制或威胁中原王朝长达一个半多世纪,以武促和、以强治强,营造一个多世纪的和平发展,其文化与文明价值毋庸置疑,其历史贡献亦毋庸置疑。

契丹这种先并蓄、后兼容的、引导各族自相通的思维,以及治国理政的方略,绝非小格局帝王的气量。受其熏染,大辽国后期,已经很难找出独立的、割裂式群落生存的民族。由此,产生一种历史现象,也是现代人的疑问,在金崛起灭辽后,900万“契丹人”,似乎一夜失踪。

朝代更替是文明博弈的必然,胜由自强,败由自毁,而非外部武力。似乎没有哪个王朝能逃过兴衰周期率,辽国也是如此。但,作为一个历史阶段,其文化上的丰富与发展,其文明上的进步,不因王朝的毁灭而抹灭,也不因人们的褒贬而质变,紧随“消失”的900万“契丹人”或称“大辽人”,代代传承发扬走到今天,一直都在我们身边。

辽朝与中原的五代相始,与北宋相终。很大一部分契丹族人早已与原本地族人融合而本地化生活。一部分融合于女真(金的立朝民族)或迁徙其居住地,一部随金兵转战中原。经过考证,东北地区(包括沈阳地区)生活的达斡尔族人为最近亲缘的辽代契丹后裔。

请继续关注:奉天承运  盛京沈阳(三)有根脉象之肃慎文脉

玉涧水

“一口玉涧泉,润泽恒久远”

编辑/萧文

上一篇:奉天承运 盛京沈阳(二) 下一篇:奉天承运 盛京沈阳(三)肃慎之文脉 返回列表
Copyright @ 2011-2015.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. 辽ICP备17001860号-1 特别声明:网站信息仅归民风网所有,未经过同意不得转载或下载图片。 沈阳网站建设 龙兴科技